今早,失联多年的老同学用微信传来骡马市地铁站人潮拥挤的信号。阅罢手机,我波澜不惊的拿着便当笑了笑。看着旁边的胖妹还在拼命卡位,我渐渐习惯了空气中夹杂的麻辣臭豆腐味道。我故意巍峨不动不让她有上车的机会,她焦急的请求我向里面靠一靠。我收紧腹肌挪了挪脚,她突然轻松下来的表情应该不会迟到。生活真是奇妙,她没有再目露凶光,我绅士又不失礼貌。地铁一号线的生活总是那么的无聊且枯燥。
地铁一号线,城南上班族的交通优选。每天三小时灵魂拷打,生活历经千锤百炼。挣扎无趣麻木绝望厌倦,好在突如其来的夕阳红老妞舞蹈天团将这份混乱的思绪即可打断。她们是快乐而忙碌的小蜜蜂,死寂的地铁车厢因此春意盎然。她们后悔参与这场有惊无险的拥挤冒险,集体表示应该给予年青人减轻负担的成全。直到她们被关闭的地铁门阻隔在两端,随意比划的肢体语言搭配焦急呐喊,还是下一站解决问题最为体面。我轻抚长有性感胡渣的下巴看了看,原来平凡生活的乐趣需要我们用心静静发现。
人生有许多起起落落,地铁站也有换乘转折。天府广场超荷运转的扶梯皮带有股塑料焦味;广播电视纵情高歌的人潮喧嚣一波接着一波。我吸气紧收八块腹肌金鸡独立于地铁门缝间;后背隐约灼烧吼叫着老妞龙爪手再进去一点。地铁滴滴嗡嗡,冷风洗护合一。秃顶憔悴中年大叔紧闭双眼气定神闲,痴恋娇媚青春胖妹厮磨双肩谜语甜言。生活穿着痛快麻木反复的底裤。乐趣是骚年观察比基尼的快感。地铁一号线:男人的加油站,女人的美容院。
现在我不晓得楞个回事。地铁上好多银了。还没到吃刹午的时候嘛,人从众像极了社会的鸭梨,人出不上气,脸帮子非红,还只能阴起嘛起。老妞们跟我说上车要搞快点,我jio得她们真的是关心我。特别是你挤到门卡卡头,突然还跑切来一个胖娃儿蹭你,他那身回锅肉你不晓得有好多油,老子硬是想给他一麦子阔上。换到是妹儿嘛或许还好点,人家只是把脸黑起娇娇的说,愣个勒么挤嘛。
周末下班的地铁塞满了人潮高峰期,大家夺路而逃不问东西的拼命拥挤,突然酸酸的空气腐蚀了一片空地,迎面奔袭着成吨的暴击,这是他和她的专属爱情列车,这是他和她的二人世界甜蜜,他们不忍分离,他们拥摸语低,她说自己害怕地铁的这份亲密,不能参透一线城市的生活意义,他说耙耳朵和火三轮只是小城市解决最后一公里的生产力。我赶紧把笑容吞到了牙里,唯有旁边饱经风霜的迟暮老妞再一次泛起了笑魇如花的回忆。
双十一的夜晚令人沉醉,当我双脚踏入价值几亿的地铁专列之时,脑中总萦绕着那句"苏州之后无艇搭"。这是一个消费崩塌男人在思夺是否要参与千亿项目的亡命赌博;这是一次从千手观音的传统文化审美疲劳跳跃到断臂维纳斯的西方美学残而不缺的风格突破;这更是一句“有你的快递”和“you need cry”的中英文化融合典范及异曲同工结合。突然轻微刹车的后坐力一拉扯,小姐姐的白网鞋遂不及防染上了颜色,她愤怒的瞪眼看着我,我连忙不假思索的道歉三连希望她能快乐。
成都的天气怪异。昨日小姐姐还冷藏着火腿,今日她们又笼上了塑料皮大衣。我依靠地铁钢管不停摇晃着奔腾的马匹。老夫出使温江西域两年,不知何时才能荣归高新。羽绒燥热我的身体,口罩压制我的呼吸,盐泽烤炙翻滚空气。行走沙海饥渴难耐的我急需骡马市补给。那片沙漠绿洲是社畜络绎不绝的丝路,集市热闹非凡如昨,光景早已物是人换今非昔比。这里交通着鼻挺眸邃、面巾半遮的楼兰美女,神秘魅惑的异域风情,我骑骆驼恰巧经过胡杨林。
人生总有那么一刻,你飞快的奔入地铁。拥挤的门口仿佛迎来一道跨越,豁然开朗的空地惊扰了几只蝴蝶。我背靠钢管慌乱的百思不得其解,为何大家一刻也未停歇?突有情侣低喃软语冰心了整个世界。女孩毫不避讳的亲密举动从眼神里流淌出情真意切;男孩躲躲闪闪遮遮掩掩面红了一片皎洁。她说晚餐下面,他回宝贝好耶。我鸡皮疙瘩抖落一地,原来甜蜜的热恋也有让人想要赶紧逃离的季节。
地铁四号线不停摇晃,母亲为我做好的便当被遗忘在了冰箱。神色忧愁的人们正在网上过着六一儿童节,疲软的生活需要刺激的仪式来伪装。如果说快乐是成年人的专属情绪分享,孩子们只单纯追逐纯净的阳光。衰退的记忆让我麻木异常,当男人在你面前不再是一个卸下防备的孩子,那是他孤独面对黑夜收获的绝望与坚强。安静的车厢,乘客无问西东,思绪各自成长,他们像一排排小树,花开时舒畅,叶落时心伤。
王宜楷作品